社区在加拿大的发展前景和对自由法律保障等的分析

每天学一些:Bitter pills may have wholesome effects.良药苦口利于病。
华夏名言: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於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凶虎,入军不被甲兵。凶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用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为了今后的社区发展和地方自治,首先要选择“偏远区域 Unincorporated Areas”。这里的所谓的“偏远区域 Unincorporated Areas”不是中文中的穷乡僻壤之意,而是当地没有多少人主张地方自治由省政府直接承担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的地区。以BC省的首府维多利亚为例,在Capital Rigion 也有近30,000居民居住在所谓的“偏远区域 Unincorporated Areas”。相邻的城市也有不少在近年才成立市政府的。例如 Langford在1992年脱离偏远区域设立,View Royal在1988年脱离偏远区域设立,Colwood在1985年脱离偏远区域设立.在维多利亚和温哥华之间的佐治亚海峡上在2009年被评为世界上20000居民以下最宜居之地的Gibsons也是一个自治地区,但只有海路和空路连接大陆。由托尔斯泰主义者所组成的Ootischenia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社区,他们信仰一种特别的和平基督教。2006年的人口统计为856人,

以托菲诺或佐治亚海峡附近的小岛为例,购入小岛或制定购入计划后,在本岛或大陆的小岛接近处购买一小块土地建立小岛码头直通主要公路或直接运用水上飞机和附近当地机场联系维多利亚,温哥华,或西雅图,飞行时间控制在一小时之内。也可以直接在维多利亚,温哥华,或西雅图购入一处房产开饭店利用和销售社区有机农产品或开公司为要进入北美市场的中国公司服务。亦可在艾伯塔,马尼托巴,萨斯喀彻温,安大略,或魁北克购入土地进行大规模农业开发或发展工业。不过当地法规各异,加上投资巨大,应慎重分析风险和实地考察,进行可行性研究后再由社区委员会决定。

魁北克的确是保留着大量欧洲的法国文化。法语是一天然屏障,使美国文化受阻于美加边境。魁北克拥有大量的天然资源,魁北克南部的可开发的土地远比安大略南部价廉而肥腴。法语和不同于美国的法律环境还有比较追求社会平等而不愿牺牲个人生活赚钱的国民性使以美国资本为首的国际资本首先注重于安大略的五大湖地区。

虽然加拿大联邦政府自1930年就终止以赠地吸引移民的政策,但是部分小镇仍然维持这项传统。如今在魁省西南方的Saint-Louis-de-Blandford镇便决定以赠地吸引移民,增加当地人口。据了解,目前当地居民约900人,该镇购买了大片土地,并分成40块地,自2013年起就把这些土地免费赠送给愿意搬到这里的居民。

加拿大的法律和传统使地方高度自治和保护私有财产成为可能。加拿大如其名字是个大村庄,但加拿大不同于美国暴力脱离英国,而是用和平但坚决的手段独立。魁北克和马尼托巴带着鲜血的融入过程使加拿大不得不以尊重各方利益的态度而不是口号来维系国家。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元首,一个政党,一个口号的事永远不可能发生在加拿大。同时加拿大作为英国传统的后续者,继承了1215年的英国大宪章中所表明的对公民和私有财产的保护和尊重。
任何自由人,如未经国法判决,皆不得逮捕、监禁、流放、剥夺法律保护权,夺去私有财产,或加以任何其他损害(第39条)

自由为天赋人权,我们尊敬政府,并认为合法纳税为一种光荣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心安理得享受政府提供的必要的安全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但政府也必须尊敬公民的自由,政府的权限应仅限制在同公民的契约和法律之下。简单说,一个自由的社会要保证为每个公民提供不折腰也有五斗米的自由,如果一个公民不折腰,连五斗米的权利和机会都会被剥夺,那就是虚假的自由。一个公民,如果他需要向另一个人下跪才能乞求得到安全、财富、权力和地位,即便他位高权重、富可敌国,他依然是不自由的,但他仍保持有追求自由的权利。

这个世界丰富多彩,学会欣赏不同风格的美食,懂得尊重不同的文明,会更加感叹世界的美好。

评论或有疑问的请发电邮

在草原三省,大型的谷物储存设施和运输铁道经常可见。很显然,来自欧洲和乌克兰的移民们在大平原上团结开拓了一个人类食粮大基地。个人在大自然前是无力的。只有团结才有未来。此外,大家一般不知的是在中国三年自然灾后的1961年中国第一次从加拿大大量进口粮食时,两国尚未建立外交关系。但加拿大破例出口大量粮食到中国。

大名鼎鼎的Banff班夫。也是欧洲开拓者所建立的游览胜地。Banff班夫是当时加拿大铁路总裁George Stephen以他的苏格兰故乡的名字命名的。苏格兰小镇却以万里之外的同名城镇闻名于世。

在许多小型社区,救助活动都由当地居民自发组成各种志愿团体负责。例如现在所处小岛的海上救助就由当地人负责。但会加入各种全国性团体来互通有无,加强联系和同政府交涉的能力。

在去维多利亚翻越洛基山脉时路过的coquihalla的纪念馆。名字叫黄金之国,那当然同淘金潮有关。看了旁边的简介,仍然是欧洲的开拓者不畏艰辛开辟了这条跨越洛基山脉连接加拿大其他地区的铁路大动脉。不过即使以我的不多的加拿大历史知识,也知道不少中国移民加入了淘金潮和铁路施工。但他们留下的痕迹可以说微不足道。原因应该是只顾赚眼前的利益,没有长远规划,只劳力,不劳心,没有战略,只是在英美殖民者的领导下干活,对方付清了工资当然就认为拥有了全部劳动成果和以此带来的荣誉。顺便说一句,第一滴血的摄影地就在不远的HOPE镇。

路过曼尼托巴时随手拍的一望无际的田野。不愧是加拿大,地大物博的大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