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和理想乡

每天学一些:The real world is much smaller than the imaginary.本当の世界は想像よりもはるかに小さい。
华夏名言:46.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


无论在日本,加拿大,还是在美国,拥有大量资金的经济移民的涌入正在破坏,而不是建设当地的经济环境。他们误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金钱能解决一切问题。事实上他们都是顺应了他们母国社会的价值观而发财的成功者,而不是顺应日本,加拿大还是美国价值观的成功者。他们移民国外是要过能安全消费而且富裕的生活,可当地的居民中能从移民经济链中获利的仅是一小部分,当他们用大量的金钱来扰乱当地经济秩序、生活秩序和信念秩序后,作为当地社会的原住民和建设居民会反感甚至排斥新移民。最显著的例子是,当地人认为房子和土地是用来居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但一些亚洲投资移民过来后,不断通过炒房,炒土地来获利,因此推高了当地的房价和地价。对于只有一套住房的当地居民来说,房价高涨并非好事,这意味着他们每年需要交纳更高的房产管理税。真正的问题是,它给社会结构带来了破坏并最后使双方都不幸。简单说,暴发户的素养与其消费能力不成正比。不明白单独的幸福必须建筑在普遍的幸福基础上才稳固。

不论中华文化圈的移民在加拿大建国过程中有多大贡献,现在所占人口比将近4.5%,中华文明没有在加拿大留下应有的影响力,不论政治还是经济,科学,文化方面。这无论对哪方来说都不公平。

我对中国谨慎乐观,在有悠久历史的文化和策略支持下,崩溃是不可能的。不过感到社会充满了不安全感,不安定感,许多人的理想已经无处安放。中国不是没有科技和原创,而是科技和原创不被重视,保护,真正热爱科技的人得不到应有的尊敬和回报。到处都充斥着想一夜暴富而不惜良心,不择手段的欲望,即使想要脚踏实地,要少去投机,遵纪守法,亦难以成行。中华文明不应是如此的一味酱缸。

经济危机和困境是件好事,它揭露了事实的真相,和许多社会问题,给了我们一个认识自己的好机会。而这些在好日子里为我们所忽视。我们往往错误评价自己的能力并开始自满而放纵。经济危机能使我们能清醒起来,不忘初心,努力改变社会使之美好起来。
生产力的极大提高可以使人更多的从固定工作和社会束缚中解放出来,能更好的理解自己存在的意义,更好的用自己的头脑和能力为自己理想的社会做贡献以使社会变得更美好。

山雨欲来风满楼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凡饥寒必有衣食,凡痛苦必有抚慰,凡黑暗必有光明

文明复苏漫漫长夜中,人性的曙光必现于地平线,驱散暗夜

人性的高贵必战胜卑贱的邪恶,文明的光辉必指引迷途,照耀大地。

评论或有疑问的请发电邮

一处静静的小港湾,下去游泳没有关系,但责任自负。许多港湾如果不接近主干道,很少有人光顾,一些港湾根本就没有陆路可通,只有游船才可到达。有些港湾水文情况不明,政府也不可能一一勘探。

因为加拿大是个大农村,许多地区只用小型飞机作为交通工具。温哥华岛附近有很多水上小型飞机,有公司的,也有私人的。我停泊的码头的另一边就是一处水上飞机兼用的码头。那架飞机飞往温哥华国际机场。

在加拿大,对社会弱者的救助民间起了很大作用。我也作为志愿者帮助过流浪者,贫困家庭。直到现在,我仍负责一帮助贫困儿童和流浪者NGO的计算机系统的管理和开发。当然这也给我一处能发挥专长同时又能接触到当地有爱心的中产阶层的机会。

这是我在温哥华岛的拥有8万人口Nanaimo那耐磨的一餐馆吃饭时无意中看到的。这是当地商工会呼吁大家不要敌视中国新移民。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中国的炒房客推高了当地房价,无视当地的商业习惯,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秩序。明目张胆的在公共地方张贴只写中文的炒房广告。虽说一切都符合法律,这在中国不成问题,可以同政府携手结成利益共享体。但在加拿大,除非自创自治体,必须尊重当地习俗。最低限保持闭塞的社区,只保持同其他社区的最低经济交流。关上门自成一体没有关系,但如果进入其他社区必须把不能侵害当地人权益放在心上。尊敬是双方的,通过律师,所做都符合法律,可法律无法禁止不满,在加拿大存在当地人投票制定新法律的可能。即使和大怨,必有余怨,如果当地居民投票制定法律来排斥中国人的话,一切都晚了。历史上就有立法排斥中国移民和把日本移民投入到集中营的例子。毕竟在中国人或日本人利益链上得利的律师等当地人只是少数。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在夜晚的月色港湾中,静夜月影,独舟轻涛,孤月独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