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大同这个想法有点乌托邦的看法

每天学一些:Learn from the mistakes of others. You can’t live long enough to make them all yourself.他人の失敗から学びなさい。あなたは全ての失敗ができるほど長くは生きられないのだから。
华夏名言: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有关[大同这个想法有点乌托邦]的看法,要求成员都有理性和基本逻辑思考能力。

只有有相似理念,相信做人做事要有底线,要互相尊重,互相帮助才能使双方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对社会最有利的理性人才能使大同社会成为现实。这也是我对成员的钱财和加入如此慎重的原因。本来大同这个概念就是个比较小众的理念,在一个大多数人信奉弱肉强食,人生就是吃喝操的动物性人生理念的社会中是行不通的。同时如果社会也无法提供不能侵害社会成员的合情合理权益的保障时,的确是乌托邦。乌托邦的希腊原语就包括了没有的地方和好的地方这两种含义。无论做人还是做事要有底线,越过红线就没有和平,仁慈和慈善是种志愿性的给与,而不是义务。没有任何力量和法律能合理削夺社会成员的自卫能力,除非其自愿放弃。

所以在一个能提供还过得去的社会设施和基本政府服务的社会中,在提供双方约定的税金和尊重双方利益和常识的基础上,土地和保障成员合情合理合法的私有财产的庄严不可侵犯,尊重成员的个人生活的自由和隐私,能容许社区的自治是先决条件。

有关华夏文明,很多聪明之士,不过是利用了先贤的只言片语,来满足自己的利益,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说,政府越吸收社会的聪明之士进入政府,会造成政府的进一步腐败,因为能制衡政府暴走的民间力量要么被政府招安吸收,要么同流合污,连孔子所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道不行,乘桴浮于海都很难做到。所以才有醉生梦死,种种不可思议的事也不过是那些社会精英在理想破灭后的要求安全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挣扎。

大同本来就是孔子的理想社会的体现。可那些口口声声克己复礼,独尊儒家的人连(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都做不到。华夏文明本来就不应该局限在某一个国家,某一个政权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不肖子孙。

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移民是条成熟的产业链 只要花足够的钱都能买到移民资格。但悖论是为了追求良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 移民的土豪们正用钱砸出一个类似于国内的环境 并用金钱不断侵蚀当地社会的价值观。而真正有华夏文明价值观的人却往往无法移民

评论或有疑问的请发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