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夏令营感想

签约夏令营组织从1927年作为为维护加拿大作为自由,平等的美好国家,服务于加拿大开拓者,为他们的孩子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服务开始,在加拿大全国有着近50个夏令营营地。提供包括马术,射击等高端项目,能按照不同需求和预算给予多种多样的选择。除了固定的夏令营外,如果有需求的话,也会组织一年四季都可以参加的特别计划。对残疾小孩有特别的夏令营。但必须按照现实情况具体安排。仅在2017年就接收1万8千余名加拿大和世界各地儿童参加夏令营。有着丰富的接收和管理夏令营经验和体制。
注意:不是纯粹的商业旅行。对小孩和家长的教养有一定要求。对参加方拥有否定参加和终止参加的权利。事先告知。为了保障切实的安全和学习交流,每一个夏令营小组都会有一位以上的有一定交流经验的成员为带队者。

培养对参加的小孩希望将来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的人生,而不是被迫谋生。注重身心健康,专注力,表达力,观察力,自由思考的能力,协作动手能力和认识自身人生价值,有着悯人的善心,有着教养的全面发展。这些已经在去年来实地参加夏令营的社员孩子身上得到充分实证。整个夏令营计划为以上计划的一部分但保持商业独立性以使各方利益得到合情合理合法的满足。基本上是考虑满足国内合作旅行社和教会夏令营机构的合理合法费用后,剩余费用会投入到下一期社区公益机构的建设上,例如社区营地和附属学校的建设上。

注重今后的成长和互助互利,如有需要,会同今后建立的当地学校结合起来,家长和小孩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对天道酬勤的理念的共鸣是选择成员的要点。今后顺利的话,会请当地和华人中的高素养的人一起成立学校,按照小孩和家长的意愿和实际情况,帮助升入适合小孩志愿和天赋的大学等,或者直接由社区公司雇佣。这也是类似北美成功社区主动选择促进今后社区成长成员的一般情况。同时这也是大都市商业模式旅行社无法提供的服务。

现有核心成员组成为大学老师,外企高管和小企业主和他们的小孩。


这是2017年参加夏令营的小孩的感想。为了确保真实,没有进行任何更改。


我的Pender海岛之旅
这个暑假,我怀着激动、好奇又期待的心情,前往美丽幽静的Pender小岛上学习和游玩。
Pender岛地处加拿大温哥华附近,岛上仅有2000名左右常住居民。在前往Pender岛的渡轮上,我看到了久违的蓝天白云和绿水青山。这里的天像一大匹蓝湛湛的布,没有一丝褶皱。白云像一个调皮的魔术师,一会儿变成小船,一会儿又变成鲸鱼,仿佛正在演出一场盛大的节目,而风平浪静、波光粼粼的海面则是成千盈百的观众。沿途的小岛有诸多造型奇特的度假小屋点缀其间,让人悠然神往。

在岛上居住的一个月间,我的视野随着我的探索越加开阔。苍天的巨树随处可见,宝贵的木材却任由它变老、腐烂;满山遍野的野生黑莓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却带着利刺,让我们有种明明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感觉;浣熊每晚来“检阅”室外的餐桌,寻觅食物,野鹿每天都会“光临”我们的菜园;清晨,海虾爬满了码头上的柱子,最简易的网兜也能使我们收获满满;傍晚,螃蟹钻进了我们的陷阱,为它们的贪吃付出了代价;泛舟海上,我们近距离的拍到了在岩石上睡觉、打滚和嬉戏的海獭……
Pender海岛真好玩,明年我还要来!


补虾记
“虾儿虾儿小虾儿,快到我的兜里玩”。我哼着轻快的小调,迈着轻快的步子,怀着快乐的心情,向海边的码头进军。在这个美好的早晨,我踏上了抓虾之旅。
到了码头,一幅美景映入了我的眼帘,让我惊呆了!只见天与海的交接处金光闪闪,一轮丹阳从小岛后探出了头,像一个朝气蓬勃的小孩子,调皮而又小心翼翼地窥视着这个世界;白云变化多端,空隙间不时地飞过几只优美的海燕。我被这幅美景迷住了,真是个美好的早晨!
找到了柱子后,我探下头去,只见海水清澈透底,柱子四周趴满了又大又肥的海虾。它们的外壳闪闪发光,触角又细又长,六条小脚牢牢地抓住柱子,黑溜溜的眼珠又大又圆,真是可爱极了!
我把盒子装满了水,蹑手蹑脚地拿起网兜,便开始捞虾啦!我轻轻地把网探入水中,慢慢地罩住了一只大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网扯了上来。我打开一看,咦,什么都没有!我连忙又试了几次,每一次都是空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放弃,从海里捞点海带玩。这时,我突然灵光一闪,想到是不是因为我起的时候太快了呢?如果慢一点。。。。。。我说干就干,这次我起网稍微慢了一些,可以看到虾子一直在我的网中,但是在网兜出水的那刻,没想到虾子反应极快,跳出了包围圈!我不停地提醒自己:慢!再试一次的时候,我像慢动作一般,用网兜把虾子轻轻地罩住,确定虾子在网中后,轻轻地一点一点地往上抬网,在此过程中,观察虾子的状况,注意网兜贴紧柱子,防止虾子从缝隙间溜走。在快出水面时,我迅速起网,哇,这一次,虾儿总算来网里“玩”了!
回家的时候,提着满箱的虾子,我想到“温水煮青蛙”,补虾过程中,一味求快,虾儿会迅速反应过来,并有充分的时间逃脱,但是如果一开始慢慢来,它们毫无觉察,等最后网兜出水面的时候,待虾儿察觉危机已为时已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