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的人生追求

每天学一些: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华夏名言:81.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首先是一个不嫖不赌的好人,其次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僚。有一个普遍意义上来说比较体面的家庭,不管外面社会有各种问题,不愁生活。吃国家的饭,为国家干活,借国家吆喝,大家都一样,拿不高不低的薪水,按部就班的升迁,从年轻时就等退休混日子。而一旦不幸患病,那种生活的冷漠无情就表现出来了。办公室里,“一听到生病将死的消息,办公室里在座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一死对他们本人和亲友在职位调动和升迁上会有什么影响。”家里呢,应该有温暖吧?也没有,妻子儿女尽了几分孝心,渐渐不耐烦了,甚至对病人吹胡子瞪眼睛。亲朋好友呢?问候几句,巴望几眼,准备办丧事。同时有遗产继承权的人开始计算能到手的财产暗地里开始勾心斗角。虽然不用担心医疗费用,但还是在病床上忍受了各种怀疑、难堪、恐惧、讨厌、折磨、疼痛之后,自问了一句“我的人生错在哪里了?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他吸了一口气,吸到一半停住,两腿一蹬就死了。”一个官僚的可怜的无奈的死亡。

这是托尔斯泰小说[伊凡·伊里奇之死]所写的一个中产阶级的一生,类似的事也发生在中国,日本,美国和加拿大。

我们学习,做官,经商,赚钱,却很少有时间有心去想一想,人生中的目标与追求到底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赚钱为什么?拼搏为什么?奋斗为什么?我们活着到底为什么?

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受到社会的巨大压力,每个人都勤奋拼搏,可勤奋却换不来幸福适意的生活和人生,只有虚假的欲望满足后的一时快感。每个人的最后安慰就只剩下了希望,希望明天,希望后天,希望退休,希望来生,希望自己的子女来圆自己的人生梦想,唯独不敢希望当下,希望现在。资本工业时代的人生,每个人都如同国家机器,社会机器上的零件,精确而又冰冷,但没有个性,任何一个部件,不论自己想的如何不可替代,决定权却只握于机器操纵者的手中。身处乱世,我们身不由己,身处盛世,我们仍身不由己。我们一直在欺骗我们的灵魂。我们的人生由社会给予我们的几张证件决定。我们勤奋地使自己戴上枷锁,并互相炫耀,所谓的财政自由不过是放在前面的胡萝卜,即使有些幸运者在老去时得到了足够的金钱,可思想的自由却已远去不复还。

我们应以劳动和职业为荣,通过劳动和职业实现思想自由和人生意义。可现实的社会会扭曲人性,迷茫人性。

医者应以济世救人为本分,教育者应以传道授业解惑为目标,公务员应以服务大众为行为准则,难道为了钱财就希望别人得病?希望学生选择课后补习?因为对方不了解相关法规就刁难来取得贿赂?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仰之,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评论或有疑问的请发电邮

当地人无论是不是农民,大都在屋前屋后有一块小小的菜地。因为鹿和小鸟等野生动物很多,必须要用网保护才行。

当地有很多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都能看见的花草,桑竹和棕榈都能在佐治亚海峡的小岛上见到。这是绣球花,又名八仙花,紫阳花。倒也聊解思乡之意。

岛上很多人栽培蓝莓,在农忙时节我帮着摘蓝莓,报酬就是随便吃蓝莓。那一周的时间蓝莓都当饭吃了。

农民朋友用自己土地上的木头和石头建的桑拿房。不得不说,当地人的动手能力很强。桑拿的确很舒服,更舒服的是桑拿后一杯加入冰块的自家酿的苹果酒。

这种海边水景屋如果自建的话是花不了多少钱的。因为土地是自己的,木材也是来自自己的林中,如果叫上五六好友的话人工也可省下。不过这种old fashinon的互助形式已渐渐消失。来自美国,中国和大城市的有钱人可以一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