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境的变化

每天学一些: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华夏名言:81.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应当感谢这贴子中的诸位,无论是出于善意还是怀有恶意,是疑问还是鼓励,都会使心智得到进一步的提高,一开始当我被误解甚至被污蔑时,我会生气,甚至愤怒,也会反唇相讥,可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仍然在山水间继续读着各类圣贤书,例如道德经,墨子,庄子,论语,礼运大同,圣经,柏拉图的理想国,福泽谕吉的劝学篇,甚至还有王尔德的快乐王子和自私的巨人。渐渐的却感到一阵阵悲哀,慢慢的变为淡淡的怜悯,可现在却连那淡淡的悲哀都感不到了,或许只剩下了最初的理性,和平的心灵和追求自由的本性吧。那些文字却也渐渐忘记,或许融入思想中不用再记得了。

或许我也应该简单的叙述一下自己到现在的生活,如果今后有缘同诸君一起共事的话,应该会多些默契,能为大家所共同企求的生活更尽些力,少些误解和摩擦吧。我的祖父一辈和外祖父一辈都是宁波的土著居民,在他们年轻时就来上海生活,也可说是为了追求理想的生活的旧上海的沪漂吧。一位是金匠,另一位是小商店主,这或许是我动手能力还可以同时又比较喜欢看书的遗传因子。我的父亲是技工,母亲是中医师,这也是我尊重技术者和中医的家庭影响由来。小时生活于上海南市区城隍庙附近的市井之中,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上海弄堂小孩。在读初中时,因父亲工作原因,搬去杨浦区的控江路附近生活。因高中在同济大学附近的鞍山中学上学,在同不少家中经常出国的同学的交往中开始对外面的世界感兴趣。因为突如其来的单相思的少年恋爱的烦恼痛彻心腑而高考失败只进入不理想的大学学经济后,混混沌沌地过了一段时间后痛定思痛,开始自学日语。两年后通过了日语一级考试后去了名古屋大学学理工科,毕业后在日本公司和美资日本公司做IT和企业经营情报分析工作。因为会说英语,日语和中文又了解三国的情况,也经常作为三国桥梁承担沟通国内的分公司和日本,美国分公司的责任。因公司的加拿大同事对移民的建议,自己在移民局网站上看了一下,按照技术移民要求投了申请,基本没什么波折也没花什么钱就得到了移民签证。但那时并没有一定要移民的心理。至于在签证过期前来加拿大的原因有二点,一是又一次的恋爱失败几乎使我失去对爱情和人生的希望,想远远离开伤心地。再一点就是我所尊敬并愿尽全力跟随共事的总经理的被迫辞职。跨国大公司的环境实际上同政治也没有太大差别,大家的向上报的数据很多都是为了各种利益关系为各部门长修饰甚至是虚假的。因我一直从事IT和企业经营情报分析工作,系统提供的原始数据是不会说谎的,一切都看的比较清楚。那位总经理原本是一家很有名的日本公司的美国分公司的总经理,后来因为在日本的老母需要照顾辞职回到日本后加入那家美资日本公司,成为日本总经理。我进那家公司的面试者就是那位总经理。如果大家读过新渡戸稲造的武士道之山的话,他是我在日本十多年中唯一遇到的介于第四和第五层的人物。也不像一般日本人的狭隘,具有国际化眼光,公平又平等对待每一位人。在一次经营会议上,我无意中提到购买部长的数据同系统提供的数据不符时得罪了购买部长,是他公平处理。但当他因为美国总部的变动和政治压力下而被迫辞职后,也就失去了那种士为知己者奋斗的动力,即使如果留在公司因为工会和法律的保护也可以平平安安地拿着高于日本平均收入地薪水再干二三十年到退休。来到加拿大后,除了在魁北克和安大略边境和温哥华岛等乡村处体验外,也在维多利亚的美国IT公司中干过类似的工作,但因在自然中明心性后排斥那种美国人高傲的经营方式同时又接触到华人在当地的地位后,开始仔细考虑应该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和平利用加拿大资源,过真正公平又能为华夏文明和世界文明和平共处而贡献的工作和生活。这就是Z计划的最初由来。

此外,再说明一句,如果是单纯抱有利用社区移民和改善现有生活的人,请不要再继续跟下去了。从来也没有保证过和许诺过任何。人的人格是相等的,但思想是分层的,不要强求别人能同自己有相同的想法。在此也要感谢例如专顶帖和陈二炮的反对和提防者,人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祝大家一切安好。

评论或有疑问的请发电邮